捉蛊记

返回首页捉蛊记 > 第十五章 蛊胎

第十五章 蛊胎

  我们凌晨五点出发的,走高速,到了早上八点多才赶到常平镇上的金星风水咨询公司。路上的时候听林警官说起,这家公司的老板叫做李永红,是华野南下干部的子弟出身,红三代,在这一代很罩得住,手下请了好多个有名的风水大师,其中一个跟罗平的师父欧阳指间有些渊源,而罗平又正好有些本事,于是就加入了这里。

  金星风水咨询公司是两广都数得着的大公司,影响力甚至直达港澳台和东南亚,能够在这里谋得一席之地,的确也是够罗平骄傲的。

  林警官带着我去金星风水,在前台的指引下来到了罗平的办公室。

  早上的罗平显得十分忙碌,不过瞧见林警官,他还是十分高兴,拉着聊了几句,而当进入正题的时候,却让林警官回避,对于这事儿林警官倒也知道规矩,跟他讲清楚之后,便转身离开。

  这办公室描符画字,装潢得风水相宜,让人心旷神怡,不过我进来的时候,却感觉到有一股沉闷感。

  之前还没有觉得,等到林警官离开之后,这种压迫感就油然而生。

  罗平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原先根本就不想搭理我的,然而当送走林警官之后,他漠然地问了我几个问题,又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罗盘,脸色突然就变得严肃起来。

  他起身,围绕着我转了两圈,双手突然放在了我的肩膀之上,对我说道:“吸气。”

 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感觉肺叶都舒张了几分,然而就在这时,罗盘的手指却在我的腰眼处猛然一顶,大拇指掐在我的肋骨之下,而食指则定在了我的腹部处,我感觉到他的手指有点儿像是烙铁,一下子滚烫,就感觉肚子一抽搐,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,扭身回避。

  我避开了罗平的指尖,他也不急,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,望着我凝重地说道:“你肚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?”

  我惊讶出声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罗平低下头来,离我只有十几公分,鼻子里呼出的气息都扑到了我的脸上来。

  这气息热烘烘的,我下意识地往后回避了一下,而他却并没有管我,而是双目炙热地说道:“是什么,你知道么?”

  我想起出院前医生跟我讲起的情况,脸色不禁有些黯然:“不知道,之前在医院拍过片子,医生怀疑是肿瘤……”

  罗平眯眼说道:“肿瘤?你去检查过么?”

  我苦笑着摇头,说没有,兜里面根本就没有啥钱,医生又说得不确定,我就懒得去管了。

  罗平十分肯定地对我说道:“你放心,这个绝对不是肿瘤。”

  我有些诧异他的笃定,说不是肿瘤,又是啥子?

  罗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斟酌了一下语气,问我是什么时候发现肚子里有这东西的?

  我摇头说不知道,罗平说你别动,我再摸一摸。

  说完他又伸手过来,在我的肚子上面揉了一揉,这个家伙的力道有点儿奇怪,手掌烫乎乎的,而且越摸越往下,感觉都快要伸进我裤裆里面了,搞得我一阵鸡皮疙瘩。

 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尴尬,罗平将手给抬了起来,冲着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我是摸一下你的下丹田,你别紧张。”

  说完这些,罗平似乎总结一般地自言自语道:“嗯,差不多三个月了。”

  我有点儿奇怪,说什么三个月?

  罗平想了一下,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继续问道:“嗯,大概三、四个月前的时候,你有没有遇到些什么奇怪的人,或者事情?”

  我琢磨了一下子,去莽山是一个半月之前的事情,至于之前,我在公司里好端端地上着班,哪里也没有去啊?

  见我一头雾水,罗平继续引导道:“再讲得具体一点,你那段时间里,有没有遇到一些来自苗疆啊、东南亚地域的人呢?哦,所谓苗疆,也就是云南、四川、贵州、湖南、重庆、广西这一带,又或者遇到像苗族、布依族这样的人……”

  听到罗平的话语,我想了一下,阿贵的老家,好像就是苗疆那一带的,至于苗族……

  想到这里,我的心中一黯,嘴唇发苦地说道:“我有一个前女友,倒是苗族的。”

  罗平眼睛一亮,问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。

  对于之前的那一段感情,我并没有真正释怀,所以不愿意在人前多提,大概就是交了一个女朋友,不过那女孩儿家里面是个独苗苗,想要我去她们家做上门女婿。

  其实我挺喜欢那女孩儿的,不过身为男人,出于尊严和面子的考虑,对上门这种事情多少也有些抗拒;再有就是我父亲极力反对,就没有答应,结果那女孩子一气之下就离开了江城,两人也就自然而然地分手了。

  说句实在话,我挺舍不得那女孩儿的,甚至还时不时梦见她,因为她是我交往过的女朋友里面最纯洁、最认真的一个。

  我们两人谈了小半年,甚至连小嘴儿都没有亲过。我本来是想把这个女孩子娶回家的,没想到最终还是分离了,我甚至都没有敢再去找她。

  毕竟咱没车没房,也给不了人家幸福,何必耽误她呢?

  我大概地讲了一下,而罗平则一拍大腿,一脸高兴的模样:“对了,对了,可算是找到原因了!”

  随后他围着我摇头晃脑地说道:“农历五月初五,鬼脸蝴蝶、大灰蛾子、白粉蝶、赤蛱蝶各一对,捉马蜂、毒蜂、蚕虫、毒蛇、蜈蚣、虾蟆六物研磨成粉,三日之后用开水淋杀,加女子头发、指甲和经血毒菌、曼陀罗花等植物,研成粉末,即成蛊毒。若女子为情所伤,下于负心人之身,则成蛊胎——蛊胎十月,落地而生,而怀蛊者则肠穿肚烂,痛苦而死!”

  我听得不明不白,抬头望着罗平说道: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”

  罗平盯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,你应该是中了传说中的妇人蛊,肚子里已经凝练出蛊胎来了。”

  “蛊胎?什么是蛊胎?”

  罗平的脸上似笑非笑,给人的感觉好像在幸灾乐祸,不过还是认真给我解答道:“具体我也不太清楚,但听我师父讲过,说这蛊胎呢,初衷就是让男人体验到女人生孩子的痛苦,而弄出来的一种蛊毒;你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种生灵,就是你怀孕了,十个月之后,你就会生出一个小孩儿来,懂了吧?”

  罗平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很清楚,但是连在一起来,却让我变得更加糊涂了。

  我一男人,没有子宫,没有那啥,怎么就怀上孩子了呢?

  再说了,生孩子,我拿什么来生?

  菊花么?菊花能生的下?

  罗平听到我的顾虑,不由得哈哈大笑,随后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你还真以为给你下蛊的,是送子娘娘呢?实话告诉你,那蛊胎在你体内,不断吸收你的精气神,而等到它瓜熟蒂落的那一天,也就是你的死期之日……”

  当罗平说完这句话,我整个人都愣住了,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一部经典的美国科幻电影。

  异形!

  电影里面的人,被一种叫做抱脸虫的东西给钻入体内,等过了一段时间,养育成熟了的幼体就会剖开宿主的肚子,从里面爬出来,获得强壮的生命。

  至于宿主……记忆中,好像死得非常痛苦。

  我整个人都沉浸在极度的恐惧之中,罗平先前的表现,让我不敢质疑他的判断,只是米儿,为什么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?

 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不愿意去她家上门么?

  这是为什么?


南无袈裟理科佛、 说:
什么仇什么怨?